人间四月芳菲尽 世间再无张国荣

人间四月芳菲尽 世间再无张国荣

故事不长 也不难讲 缘起缘灭 如梦一场
任世间有百媚千红,我独爱爱你那一种;可是弱水三千,我却忘记了应该取哪一瓢饮。那时他对他说,“我这一生,只想当虞姬。” 还是幼儿时,母亲就狠心砍了他的第六根手指,飞雪横落,天地苍茫,殷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命运里,往后的人生每一步都是生死由命……他被送进了戏班,那时候,他叫小豆子,不是程蝶衣~
李碧华似乎特别偏爱描写戏子出生的主角。从胭脂扣,到生死桥。婊子无情,戏子无义。 民国的戏班,当真是惨绝人寰! 没有谁来同情你,要成角,就必须不把自己当人看!
那年的冬天,遍体鳞伤的他被师兄弟欺负,有一个叫小石头的师兄站出来,挺着腰板吆喝:谁敢欺负他?食指一点,说“你,过来跟我睡。”那个时候,他叫小石头,不是段小楼。
雪静静的落,漆黑的夜色里,所有的人,各安天命。 十年有时候也不过是一晃的事情。台上的程蝶衣倾国倾城。 多少人恋他。可他爱上的,偏偏是段小楼!有些感情,并不难懂。世道太暗了,日子苦的过不下去,可是就有这么一个人,和你呆在一块吃苦受累,挨打学戏。谁敢把谁轻易的放进心里?可是关上心门的时候,却忘记了,里面已经有人。
爱情有时候就会来的猝不及防。谁懂,谁怜?他跑去逛窑子,爱上了菊仙。姑且算是爱。 他气得要命!
“师哥,我们唱一辈子的戏不好吗?”
“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嘛。”
“不行,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,少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是一辈子。”
多美的桥段~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!他其实并不贪心呵。失了尊严,可毕竟还是在这十里洋场站稳了脚跟。他爱戏,把它揉碎了刻进命里!
不疯魔,不成活!段小楼怎会明白。他娶了菊仙。台上的虞姬自刎,霸王流泪成河……
可他是程蝶衣!那袁四爷倒是真懂戏!可是,千对万对他也不是段小楼、不是小石头、不是唤了半生的师兄。
北平沦陷。为了救段小楼,他去唱堂会。段小楼气的啐他。 哀伤溢满了昔日歌舞升平的都城。夜色滚过,梦里的人,是再也醒不来了。 段小楼爱这个师弟也爱菊仙。菊仙和蝶衣相互排斥,微妙而复杂。

张国荣霸王别姬解放后。蝶衣被抓,罪名是汉奸。段小楼千方百计的营救,最后袁四爷出面。菊仙让段小楼不再搭理程蝶衣。立据为证。 法庭上,程蝶衣拒绝袁四爷的疏通,却依然戏剧性的落幕。
文化大**,红卫兵批斗!他在十四岁那年捂热的小蛇,却野心勃勃,窜了他的台。
霸王还是霸王,虞姬…却另有他人。不管谁演,虞姬都是死。 到底是人生如戏。还是戏如人生。一瞬间,所有的人,都恍惚了。
菊仙是个了不起的女人。最后,红卫兵对他们五花大绑时,是整个故事的高潮。 到底是谁爱错了谁。段小楼呵,批了程蝶衣,斗了菊仙。这两个人,都是自己一生的爱啊!程蝶衣的目光呆了。菊仙的爱情死了。 “骗我,你们都骗我!”这句话,让看的人都哭了。 我很喜欢这段,程蝶衣发疯似的站起来报复段小楼,向着红卫兵喊:“我揭发,我也揭发!我揭发如花美眷!我揭发断井残垣!”
这个时代曾经造就了一位绝代风华。如今,世事凋零,汉军已略地,四面楚歌声,菊仙自尽……她对蝶衣的两次欲言又止,包含了太多的感情,哽在喉咙里,说都说不出来。
人们恨段小楼只求自保出卖良心。我却欣赏另一种说辞:程蝶衣代表的是一种理想,段小楼,则是现实! 委婉不残酷,让蝶衣的一生,不近似于悲凉漫漫。 那个年代和这个时代一样!够冷。
原著里:两人再重逢后,恰是十一年~“经年后的重逢”霸王和虞姬也老了!站在戏台上,一句话,都开始支离破碎。
画上京妆,程蝶衣,依旧美丽如当年!
君王意已尽,贱妾何聊生?
慕然回首的霸王,看到的,是已然自刎的,蝶衣。 最后的赵丰毅演得太出色了。即使画上了脸谱,霸王绝望的神情还是传达无疑。空荡的戏院,那迟来了整整十一年的——
“蝶衣!”
让所有的人都明白了,段小楼还是小石头(当年雪夜里的师兄,小石头)
你听见了么?生死悲痛的第二声呼喊,唤的是哀伤隐忍的——
“小豆子。”
时间一下子散场。林忆莲和李宗盛的《当爱已成往事》响起!
“有一天你会知道,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。” 都说张国荣把陈蝶衣给演活了。这个角色,是哥哥演艺事业的里程碑。也是陈凯歌的代表作。
《无极》这么烂,可是没有谁会忘记霸王别姬曾经给一代人的震撼。 后来他们说,剧里,人们分不清谁是蝶衣,谁是虞姬?生活里,还是分不清, 也许张国荣和陈蝶衣太过相似,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。 真的,太完美的事情都不属于这个世界!
一笑万古春,一啼万古愁。此景非你莫有,此貌非你莫属。
少年白马,意气风发。
人生,大抵也都这样了。
蝴蝶飞不过沧海,不忍心,不责怪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